首页 股票开户正文

灰犀牛来了!这个南美大国无力支付利息的影响有多大?

见习记者文婧

随着新皇冠疫情的加深,许多新兴市场地区和国家经济陷入停滞,债务危机也随之而来。上周末,阿根廷遭遇了历史上第九次主权债务违约,也是本世纪第三次债务违约。

662亿美元的外债

阿根廷不能支付利息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5月22日,阿根廷未能支付5亿美元到期债务的利息。目前,政府和债权人正在谈判重组662亿美元的外债。该报告称,债权人包括贝莱德、富达和其他主要资产管理公司,它们持有约167亿美元的阿根廷国际债务,而其他债权人包括小型散户投资者。报道称,谈判将持续到6月2日,考虑到阿根廷政府愿意谈判,债权人不会因为债务到期而提起诉讼。上个月,阿根廷政府宣布了一项662.38亿美元的债务重组计划,要求减免36亿美元的债务本金、379亿美元的债务利息以及延长三年的债务偿还宽限期,但债权人拒绝了。

费尔南德斯总统淡化未支付的金额,称阿根廷政府不会接受让阿根廷人受苦的协议。阿根廷负责谈判的经济部长马丁·古兹曼(Martin guzman)表示,该国将避免长期违约。

138位经济学家,包括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和埃德蒙·菲尔普斯,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敦促债权人与阿根廷达成协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对债务谈判持乐观态度。据知情人士透露,债务重组谈判可能在“几天内”取得突破然而,《纽约时报》也指出,如果谈判破裂,阿根廷将再次面临长期的经济孤立和收缩。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表示,该事件影响不大,因为投资者普遍预期阿根廷不会支付逾期利息。一些分析师认为,除了与债权人达成债务重组协议之外,如果阿根廷希望度过债务危机,它还可能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

阿根廷股市没有受到债务危机的影响

阿根廷为什么负债

20世纪初,阿根廷的人均国民收入排在世界前10位。如今,它已成为第三世界国家,债务危机频发。债务违约是常见现象。该国一直在经历以货币贬值、银行挤兑和金融市场崩溃为特征的经济危机。当债务无力偿还时,政府不愿意削减公共开支,经常选择印钞或借入美元,导致外债累积。由于长期依赖外债和债务过度膨胀,阿根廷在1982年和2001年经历了两次债务危机。2001年,阿根廷共欠外债1300亿美元。直到2016年,当时的政府才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并做出赔偿,阿根廷才被允许重新进入国际信贷市场。但是这场灾难摧毁了阿根廷比索,耗尽了许多阿根廷人的生命积蓄。

去年年底,阿根廷公共债务总额达到414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3%。阿根廷经济学家巴勃罗·萨尔瓦多曾指出,阿根廷缺乏基于长期发展考虑的经济政策。为了赢得支持,下一届政府往往会扩大上届政府遗留下来的问题,并采取完全不同的新政。近年来,阿根廷的经济政策一直在变化。本届政府强调国家干预政策,但上届政府强调市场机制。经济政策是多变的,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各种经济问题。这影响了阿根廷的投资环境,不利于稳定的经济发展。此外,阿根廷由于经济结构单一、资本积累能力弱、收入分配差距大、政府对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不力以及严重的国际收支逆差,多次陷入债务危机。

阿根廷的大部分债务都是外币,这使得该国更容易受到外部经济冲击的影响。今年疫情爆发后,阿根廷于3月20日开始进入国家家庭检疫。当地时间5月23日晚,阿根廷总统宣布原定于24日到期的家庭隔离令将延长两周至6月7日。由于疫情,全球对阿根廷出口的需求急剧下降,违约风险冲击了阿根廷经济。三月份,阿根廷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近12%。硬通货的短缺给阿根廷比索带来了压力,这让出口商望而却步,并迫使他们人为压低汇率,抛售手中的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发布了新一期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该报告预测阿根廷经济在2020年将萎缩5.7%。在以牺牲经济发展为代价抗击新皇冠疫情的“休克”政策下,阿根廷的就业、出口、债务等问题逐渐凸显,经济发展前景堪忧。

在流行病的情况下

新兴市场债务危机会蔓延吗?

在这种流行病的背景下,阿根廷的债务危机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缩影。除了阿根廷,巴西最近也遇到了一些麻烦。最近,巴西的疫情越来越严重。当地时间5月24日,美国白宫宣布,鉴于巴西新诊断的肺炎病例越来越多,将限制来自巴西的非美国公民入境。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5月25日,巴西确诊的新诊断肺炎病例总数为347298例,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世卫组织卫生应急项目负责人瑞安上周五表示,许多南美国家的新病例数量正在增加。从某种意义上说,“南美洲已经成为新疫情的新中心”。巴西总统Bosonaro一直认为,应该放松隔离措施,全面隔离会损害经济发展。由于防疫理念的不同,波索纳罗与几位州长之间存在着突出的矛盾。两位卫生部长在一个月内辞职,其经济也受到很大影响。巴西本币在这一年里暴跌了近38%。穆迪预测,由于新发肺炎疫情的影响,巴西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下降5.2%,这是自1900年有记录以来最大的降幅。标准普尔最近下调了巴西主权债务信用评级展望,而美国银行估计,到今年年底,巴西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将达到77.2%,高于十年前的约61%。

与阿根廷和巴西相似的是南非。目前,南非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4.9%。经济学家预测,到2020年,南非的债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80%,而2021年的国家预算分配将需要额外的10%的资金,使政府债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90%。此外,今年4月,现金短缺的石油生产国厄瓜多尔因新的肺炎疫情而将债务偿还推迟至8月,而黎巴嫩则在3月份首次违约。

去年底,世界银行发布报告称,截至2018年底,发展中国家债务已增至55万亿美元,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快增速。新兴市场的债务总额已飙升至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70%,自2010年以来增长了54%。如果全球利率上升,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可能很快变得不可持续,新流行病的出现加速了新兴经济体的债务危机。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预计,随着全球经济陷入危机,今年主权债务违约数量将创下纪录。

全球股市中的灰犀牛风险?

张益东兴业证券在其最新报告中指出,新兴市场的债务危机已经开始,这是全球股市的一个灰色犀牛风险。目前,巴西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的确诊病例数量仍在增加,由于医疗资源短缺,疫情的实际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在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依赖出口的新兴经济体的经常账户受到了冲击。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汇率大幅贬值,国内通胀上升,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以稳定通胀,需求进一步受到冲击。主要新兴市场国家的信用违约掉期息差仍然很高。张益东表示,在内外困境下,我们应该警惕新兴市场债务危机的进一步演绎,这可能会给全球股市带来周期性冲击。新兴市场如雷鸣般。不能指望中国股市成为避风港,但“抽水”的风险应该得到防范。目前的情况可以借鉴上个世纪东南亚危机期间外国资本撤出发达市场的历史经验。

此前,中信资本投资资产配置总监赵伟华在《新皇冠疫情下投资机会和风险的深度解读》一文中指出,公共医疗基础薄弱的发展中国家疫情可能是隐藏在水面下的冰山,全球疫情可能具有长肥尾效应,而肥尾风险在短期内难以证伪。 有必要跟踪和预防各种可能在疫情长尾效应下奔跑的灰犀牛。 其中,发展中国家的主权债务风险可能是一个重要的风险点。大多数公共卫生保健基础薄弱的发展中国家缺乏足够的财政资源向企业和居民提供持续援助。在疫情严重蔓延和持续影响的情况下,这些国家的财政问题可能会变得更加突出。在极端情况下,一些国家可能同时存在主权债务风险和艾滋病引发的社会动荡风险。如果具有一定区域重要性的国家存在主权债务风险,可能会对全球市场产生一定影响。

编辑:船长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会对本平台发布的原始内容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重印联系人:于先生(电话:0755-82468670)

最近发表